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鄰家少婦成我的姨姐
鄰家少婦成我的姨姐

鄰家少婦成我的姨姐

豪華的蕭家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今晚,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

  一眾孫子、孫女、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

  “奶奶,聽說您愛喝茶,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是送給您的壽禮。”

  “奶奶,聽說您信佛,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價值七十萬……”

  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開懷大笑,全家一片其樂融融。

  這時,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奶奶,能不能借我一百萬,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需要錢治病……”

  整個蕭家一片震驚。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葉辰。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也太大了吧?老太太過壽,他非但沒準備任何禮物,竟然還敢獅子大開口、問老太太借一百萬?

  三年前,尚在人世的蕭老爺子,不知道從哪找來葉辰,非要將長孫女蕭初然嫁給他,而當時的葉辰身無分文,簡直就跟個乞丐沒什么兩樣。

  兩人結婚之后,老爺子撒手人寰,自打那時候起,蕭家人就處心積慮想把他趕走。

  只是葉辰處事淡然,任別人怎么侮辱也不為所動,于是就一直在蕭家做起了上門女婿。

  今天跟老太太開口借錢,也是無奈之舉。

  當初收留他、救他一命的福利院李阿姨得了尿毒癥,透析、換腎至少需要一百萬,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向老太太開口。

  他覺得,今天是老太太的大壽,老太太一高興,沒準善心大發愿意幫忙。

  不料,蕭老太太上一秒還在開懷大笑,這一秒立刻拉下臉來。

  她把手里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怒喝道:“混賬東西,你是來祝壽的還是來借錢的?”

  葉辰的老婆蕭初然急忙上前,對老太太解釋道:“奶奶,葉辰不懂事,您別見怪。”

  說著,就要把葉辰拉到一邊。

  這時,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在一旁冷笑著說:“姐,你瞧瞧你嫁的這是什么垃圾!我跟云飛只是訂了婚、還沒結婚,云飛就送了奶奶一尊和田玉佛,你這個老公可倒好,什么禮物都沒帶,還有臉問奶奶借錢!”

  “就是,葉辰兄,咱倆同為蕭家的孫女婿,你這個長孫女婿做事可真是太失敗了!”

  說話的男人,就是蕭薇薇的未婚夫、本地大家族的少爺王云飛。

  王云飛雖然馬上要跟蕭薇薇結婚了,但在他心目中,蕭薇薇的姿色,比起葉辰的老婆蕭初然,那可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初然可是整個金陵都赫赫有名的女神,可是眼見女神嫁了這個一個窩囊廢,王云飛心里也很是不爽。

  “這種垃圾,還是趁早滾出我們蕭家最好!”

  “就是!蕭家的臉都讓這家伙丟盡了!”

  “我看他借錢是假,故意掃老太太壽宴的興致是真!”

  葉辰見整個蕭家都在針對自己、辱罵自己,不由得攥緊拳頭。

  如果不是為了給救命恩人湊醫藥費,他早就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是,想到從小父親對自己的教導,讓自己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他便使勁壓制住內心的屈辱,對蕭老太太說:“奶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您大發慈悲”

  有人冷哼一聲,罵道:“姓葉的,你少在這給奶奶灌迷魂湯,你想救人你就自己想辦法,讓奶奶出錢幫你救人,你算什么東西?“

  說話的是蕭薇薇的親哥,蕭海龍。

  他們兄妹倆,一直對各方面都優于他們的蕭初然有很大意見,所以最喜歡抓住機會譏諷葉辰。

  一旁的蕭初然表情有些尷尬,說:“奶奶,葉辰他八歲就沒了父親,是福利院的李阿姨把他拉扯大的,他想報恩也是出于一顆感恩的心,還請您幫幫他吧……”

  蕭老太太黑著臉道:“讓我幫他?好啊,除非你跟他離婚,然后嫁給張公子,如果你照做,我立刻給他一百萬!”

  老太太口中說的張公子,是一直追求蕭初然的張文浩,張家在金陵是上流家族,比蕭家要厲害得多,老太太一直想巴結。

  此時,管家邁步跑進來,大聲說:“張文浩張公子差人送來壽禮!老坑翡翠雕琢的佛牌一塊,價值三百萬元!”

  蕭老太太大喜過望,脫口道:“快拿來快拿來,讓我看看!”

  管家立刻將一塊翠綠的翡翠佛牌遞上前來,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嘆。

  這翡翠佛牌翠綠、晶瑩,沒有一絲雜質,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送了和田玉佛的王云飛見到這塊翡翠佛牌,臉上也有些掛不住,沒想到這個張文浩,和蕭家沒任何關系,出手竟然還這么闊綽!

  蕭老太太歡天喜地的把玩著翡翠佛牌,興高采烈的說:“哎呀,張公子可真是有心啊!他要是能當我的孫女婿,我真是做夢都要笑醒啊!”

  說完,她抬頭看著蕭初然:“怎么樣?我的條件,你要不要考慮?”

  蕭初然搖搖頭:“奶奶,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蕭老太太的表情瞬間變得陰霾無比,她憤怒的罵道:“給臉不要!非在這個廢物身上吊死!讓這個廢物給我滾出去!我的壽宴,不允許這個廢物參加!”

  葉辰對蕭家徹底失望,此時也沒臉繼續在蕭家待下去,于是他對蕭初然說:“初然,我去醫院看看李阿姨。”

  蕭初然忙說:“那我跟你一起。”

  蕭老太太這時罵道:“你要是也走了,以后我就沒你這個孫女!你帶著你爸你媽,跟這個廢物一起滾出蕭家!”

  蕭初然神情一怔,沒想到老太太會說出這么狠的話來。

  葉辰忙道:“你留下吧,不用管我。”

  說著,不等蕭初然回過神來,自己轉身就往外走。

  蕭海龍在身后哈哈笑道:“哎呀我的好妹夫,你餓著肚子走了,不會上街討飯去吧?那樣的話,我們蕭家的臉還不讓你丟盡了?我這還有一塊錢,你去買個饅頭吃吧!”

  蕭海龍說著,便掏出了一枚硬幣,丟到了葉辰的腳下。

  整個蕭家一片哄然大笑。

  葉辰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出了蕭家。

  ……

  趕到醫院,葉辰立刻去繳費處,想跟醫院溝通一下,醫藥費再緩兩天。

  可是,當他詢問護士的時候,忽然被告知,李阿姨已經被連夜送往燕京最好的協和醫院救治了。

  葉辰大驚,急忙問她:“這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

  對方說:“一共需要三百萬,已經付了一百萬了,還差兩百萬。一周內要交齊。”

  “這一百萬是誰交的?”

  對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辰心里詫異,正準備搞清楚這件事,一回頭,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頭發有些花白、約莫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后。

  四目相對,那男人沖他鞠了一躬,說:“少爺,這么多年,您受苦了!”

  葉辰皺起眉頭,整個人仿佛換了個氣質,冷聲問:“你是唐四海?”

  對方驚喜的說:“少爺,您還記得我!”

  葉辰表情一凜,口中喃喃道:“我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們每一個人!當年,就是你們逼得我爸媽帶著我離開燕京、一路逃亡,這中間我父母遭遇意外死亡,我也成了孤兒,你們現在又找我做什么!”

  唐四海非常痛苦的說:“小少爺,您父親去世的時候,老爺也萬分悲痛,他這么多年一直在找你,現在好了,您跟我回去見他吧!”

  葉辰冷冷道:“你走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見他。”

  唐四海說:“少爺,您還怪老爺嗎?”

  “當然。”葉辰一字一句的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哎……”唐四海長嘆一聲,道:“我來之前,老爺就說你可能不會原諒他。”

  “那算他有自知之明!”

  唐四海說:“老爺知道您這些年受苦了,讓我給您一點補償,如果您不愿意回去,就把金陵最大的企業買下來送給您,另外再給您這張卡,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著,唐四海遞過來一張花旗銀行頂級黑金卡。

  “少爺,這種卡,全國只有五張。”

  葉辰搖頭道:“拿走吧,我不要。“

  唐四海說:“少爺,你的救命恩人,還差兩百萬醫藥費,交不上的話,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葉辰皺緊眉頭:“你們故意算計我?”

  唐四海忙道:“不敢!您收下這卡,就夠交這筆錢了。”

  葉辰開口問:“這卡里有多少錢?”

  “老爺說,這卡里是給你的一點零花錢,不多,一共一百億!”

  一百億?!

  葉辰聽得目瞪口呆。

  他知道爺爺家里很有錢,但那時候他還小,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葉家在燕京、在全國都是頂尖的家族之一。

  但是具體有多少錢,他不清楚。

  可是這一刻,他算是知道了。

  一百億只是零花錢,整個葉家怕是得在萬億以上!

  說實話,在這一刻,他內心深處也很心動。

  可是想到父母的死亡,爺爺難辭其咎,他又有些無法原諒。

  唐四海看出他的糾結,急忙說:“少爺,您是葉家人,這錢是您應得的,而且這錢嚴格說來,是您父親的。”

  “老爺說了,如果您愿意回去,家族萬億家產由您繼承,如果您不愿意回去,這筆錢就當是給你的生活費。”

  “哦對了,金陵最大的企業、市值一千億人民幣的帝豪集團,昨天已經被葉家全資收購了,現在所有股份已經在您名下,您明天就可以去帝豪集團交接了!”

  葉辰有些不可置信。

  葉家為了自己,投入的手筆也太大了吧?

  一百億的黑卡,一千億的帝豪集團!

  金陵雖然藏龍臥虎,但是,唯一的一尊真神就是帝豪集團,任何家族在帝豪集團面前,都要卑躬屈膝,它就是金陵商業領域的帝王!

  就連今天羞辱自己的蕭家、王家,還有追求蕭初然的張家,在帝豪集團面前,都是小嘍啰!

  沒想到,它現在竟然是自己的了?

  這時候,唐四海遞給他一張名片,說:“少爺,您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您隨時吩咐!”

  說完,唐四海便轉身離開。

  他走了之后,葉辰還在原地發愣。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接受葉家的補償。

  但是,仔細想想,自己這十幾年來過的顛沛流離,入贅到蕭家受盡屈辱,這些,就是葉家給自己的補償,自己為什么不要?

  而且,李阿姨的醫藥費還需要兩百萬,刻不容緩。

  想到這,他咬咬牙,立刻轉身回到收費處:“你好,我想補繳上那兩百萬。”

  刷卡、輸密碼、交易成功。

  兩百萬輕輕松松就劃入了醫院的賬戶里。

  葉辰感覺整個人云里霧里。

  自己這一下子就變成千億富翁了?

  ……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

  家里此時已經鬧翻了天。

  蕭初然和她的父母不住在蕭家別墅,而是一套很普通的樓房。

  自打蕭初然嫁給他、蕭老爺子去世之后,他們就被趕了出來。

  他的岳母正在家里大罵:“葉辰那個廢物!今天讓咱們一家丟盡臉面!你再不跟他離婚,你奶奶怕是就會把你從蕭氏集團趕出來了!”

  蕭初然說:“趕出來我就去找別的工作。”

  “你……”岳母氣急敗壞的說:“那個廢物有什么好?你為什么不能跟他離婚,然后嫁給張文浩?你要是嫁給張文浩,我們一家都能揚眉吐氣!”

  岳父也在一旁說:“就是!嫁給張文浩,咱們一家在你奶奶面前立刻就成寶了,你奶奶每天上趕著巴結你。”

  蕭初然道:“都別說了,我不會跟葉辰離婚的。”

  “你這孩子!”

  兩人還要再勸,葉辰推門進來。

  見到他,岳父岳母都沒什么好臉色。

  岳母鼻息間冷哼道:“一個廢物,還有臉回來!”

  葉辰內心輕嘆,岳母一直瞧不起自己,但如果讓她知道,自己現在是帝豪集團老板、有一百億現金,她會是什么表現?

  可是,葉辰暫時還不準備讓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自己離開葉家多年,誰知道葉家現在是什么情況?萬一暴露了自己,葉家內部有人對自己不利怎么辦?

  所以,還是先低調一些比較好。

  于是他低著頭,抱歉地說:“媽,對不起,今天給您添麻煩了。”

  岳母罵道:“你這何止是添麻煩,你這是要我們一家三口的命!你就不能有點自知之明,趕緊從我們家滾蛋?”

  蕭初然急忙說:“媽,你怎么說話呢啊,葉辰是你女婿!”

  “放屁!”岳母恨恨道:“我沒有這樣的廢物女婿!滾的越遠越好!”

  蕭初然推了葉辰一把:“趕緊回屋。”

  葉辰感激的點點頭,逃回了房間。

  他和蕭初然結婚三年,但三年都沒有過夫妻之實,蕭初然睡床,他睡在旁邊的地鋪上。

  這一晚,葉辰久久不能入眠。

  今天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太讓人震驚,他一時半會還消化不了。

  睡覺前,蕭初然對他說:“李阿姨怎么樣了?我這還有十幾萬私房錢,明天你帶過去給她用吧。”

  葉辰說:“不用了,有人已經給李阿姨交了錢、送她去燕京治療了。”

  “真的?”蕭初然驚喜不已的說:“李阿姨有救了?”

  “對。”葉辰說:“李阿姨一生行善積德,幫助過那么多人,現在終于有人回報她了。”

  “那就好。”蕭初然點了點頭,對葉辰說:“你也能松口氣了。”

  “是的。”

  蕭初然說:“我得睡了,最近公司事情特別多,好累。”

  葉辰問:“公司出什么事了嗎?”

  蕭初然說:“業務上不太好,奶奶一直想跟帝豪集團這樣的大公司合作,但蕭家實力還是弱了很多,人家看不上。”

  葉辰忽然想到帝豪集團,問她:“蕭家跟帝豪集團沒有合作?”

  蕭初然自嘲的笑道:“帝豪集團哪能看得上蕭家啊!就連薇薇的未婚夫、王云飛家里也只是勉強能跟帝豪集團搭上一點邊,奶奶就指望著他們倆結婚之后,王家能幫蕭家跟帝豪集團搭上線呢。”

  葉辰點點頭。

  原來,蕭家削尖了腦袋想跟帝豪集團合作。

  可是,蕭老太太怕是做夢也想不到,帝豪集團現在已經是自己的了……

  想到這,葉辰決定先去接手帝豪集團,然后通過帝豪集團給蕭初然一點幫助,她在蕭家太受欺負了,自己作為她的老公,有責任幫她提高在家族里的地位。

  初然,老公從今天起不一樣了!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瞧不起你!

  我會讓整個蕭家,都向你卑躬屈膝!

  次日一早。

  葉辰做完飯后,便騎著自己的小電驢,來到帝豪集團。

  把小電驢停在帝豪集團的停車場邊上,剛把車鎖好,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就緩緩停在了對面的一個車位上。

  葉辰不經意間一抬頭,便看到車里走下來一對年輕男女。

  男的身穿高檔西裝,一看就很有派頭,女的打扮妖艷,雖然有些艷俗,但也算是個少見的美女。

  竟然是蕭初然的堂妹蕭薇薇,以及她那個即將訂婚的未婚夫,王家大少王云飛。

  葉辰不知道蕭薇薇跟王云飛來帝豪集團做什么,但為了避免麻煩,他還是準備躲遠一點。

  可沒想到,事情越躲越來。

  眼尖的蕭薇薇立刻看見了他,高聲叫了一嗓子:“哎呀,姐夫!”

  蕭薇薇這一聲姐夫叫的極其親切,葉辰聽完,卻不由一陣頭大。

  出于禮數,他只能停住腳步,待兩人走近了,才笑著說:“薇薇,你怎么在這兒?”

  蕭薇薇咯咯一笑:“我跟云飛過來,去拜會帝豪集團的副董事長王冬雪!”

  說完,她一臉愛慕的看向王云飛,道:“云飛家里跟帝豪集團有很多合作,將來呀,不但能幫到王家,還能幫到我們蕭家。”

  葉辰并不知道王家跟帝豪集團有合作,畢竟帝豪集團也是剛成為他的產業,還沒來得及了解。

  不過他也沒有表露出來,只是笑著說:“王公子氣質非凡、實力不俗,你們真是郎才女貌!”

  王云飛輕蔑的看向葉辰,心里不由感到一陣不公。

  這個臭屌絲,昨天被蕭老太太罵成那個狗樣子,今天還跟沒事人似的嬉皮笑臉。

  為什么蕭初然那樣的絕色美人,會嫁給這樣的窩囊廢?

  如果沒有這個窩囊廢,自己肯定會拼命追求蕭初然,哪還會跟這個各方面都次一等的蕭薇薇訂婚?

  想到這,王云飛心里不爽,故意問:“姐夫跑來帝豪集團做什么?”

  葉辰隨口道:“我來找工作。”

  “找工作?”他嗤笑著說:“你這種干啥啥不行的廢物,還想來帝豪集團找工作?”

  葉辰皺了皺眉:“我找工作和你有什么關系?”

  蕭薇薇叫住葉辰,就是想好好諷刺挖苦他一番,見王云飛竟然先開始了,于是她也立刻譏諷道:“怎么,難道云飛說錯了?”

  “要學歷,你這個窩囊廢有文憑嗎?”

  “要能力,你這個窩囊廢有成績嗎?”

  “就你這樣的廢物,來帝豪集團應聘保安都不會要你,有點自知之明的話,還不如去街上撿垃圾,起碼一個月還能賺個兩三千!”

  說完,她把手里的飲料瓶子丟到葉辰腳下,哼哼道:“喏,別說我不照顧你,把這個空瓶子撿起來拿去賣錢吧!”

  王云飛笑道:“雖然你很垃圾,不過既然是親戚,那我多少都得照顧你,正巧我跟帝豪集團的副董事長有些交情,不如我幫你說上兩句好話,讓他幫你安排個掃廁所的工作?”

  葉辰冷冷一笑,說:“我找什么樣的工作,不需要你操心,你還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帝豪集團是大企業,我相信他們不會跟你這種素質低下的垃圾合作的。”

  王云飛頓時暴怒:“你他媽說誰是垃圾!”

  葉辰不屑的說:“你就是垃圾!”

  說完,懶得搭理王云飛,邁步就往帝豪集團大廈里走。

  “草擬嗎的,你給我站住!”王云飛快步跟上,在電梯口追上了葉辰。

  他本想好好教訓教訓葉暮,最少也給他兩個耳光,讓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但一看現在已經在帝豪集團大廈內部,擔心在這動手會惹怒合作伙伴,于是便只好暫時打消了教訓他的念頭。

  他嘴里咬牙切齒道:“你個臭傻逼,今天就暫時放你一馬,下次你就不會有這么好運氣了!“

  葉辰冷哼一聲,邁步走進電梯,對他說:“王云飛,你以為自己很牛逼嗎?相信我,很快你就會知道狂妄的代價!”

  “你他媽……”王云飛邁步就要沖進電梯。

  蕭薇薇拉了他一把,語氣鄙夷的說:“云飛,別跟這種垃圾坐同一部電梯,免得被他身上的臭氣熏到。”

  王云飛點點頭,知道自己不能在這里跟他動手,于是冷聲道:“放你一馬,下次我要你好看!”

  ……

  葉辰直接乘電梯,來到董事長辦公室所在的最頂層。

  帝豪集團這邊,唐四海在就已經給他安排好了,負責跟他對接的是一個叫王冬雪的女人。

  王冬雪在金陵名氣很大,是金陵最著名的職場女強人,不但長得漂亮,而且工作能力極強,年紀輕輕就已經升任帝豪集團副董事長,帝豪集團能有今天,她功不可沒。

  現在,帝豪集團已經被葉家收購,原本的董事長已經退位,王冬雪則留了下來,準備輔佐新的董事長。

  一見到葉辰,王冬雪便震驚不已,她沒想到,唐四海口中的葉公子,竟然會這么年輕,而且風度翩翩!

  隨后,她不敢耽擱,立刻恭敬無比的說:“少爺,請您屈尊到我的辦公室。”

  葉辰也是第一次見到王冬雪。

  不得不說,王冬雪長得真是美艷無雙!

  她二十七八歲的年紀,有著苗條又不失豐腴的身材、傾國傾城的美貌以及高貴干練的氣質。

  葉辰在王冬雪的辦公桌前坐下,開口便道:“未來我不會經常來帝豪集團,所以帝豪集團這邊,還要你來主持大局,另外也不要對外透露我的身份。”

  王冬雪知道面前的葉公子家族實力非凡,一個帝豪集團對他的家族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不愿意來親自管理也屬正常。

  于是她便急忙說:“葉公子,以后有任何事情,您盡管吩咐我就可以。”

  這時,一個女秘書敲門進來,說:“王副董,有一個叫王云飛的,帶著他的未婚妻來拜會您。”

  王冬雪立刻道:“我在見貴客,讓他們先等著。”

  葉辰問她:“你認識這個王云飛?”

  王冬雪急忙說:“這個王云飛家里是我們下面的一個合作商,主要業務都是依附著咱們,他們家一直說要來拜會一下,已經來了好幾次了。”

  葉辰冷冷道:“從現在開始,帝豪集團不得再與王家有任何商業往來,所有進行中和籌備中的合作全部叫停,如果王家還能從帝豪集團賺到一分錢,你這個副董事長就別干了!”

  王冬雪一聽這話,表情頓時一凜,他不用問也知道,一定是王家的人得罪了少爺。

  于是她立刻點了點頭,說:“少爺放心,我現在就吩咐下去,全面終止跟王家的一切合作!”

  葉辰嗯了一聲,道:“告訴他們,就說帝豪集團不會跟素質低下的垃圾合作,然后讓保安把他們趕出去。”

  ……

  外面,王云飛和蕭薇薇正滿心激動的等著。

  王家一直想成為帝豪集團的戰略合作伙伴,所以特別希望能夠與王冬雪拉近關系。

  但沒想到,王冬雪的秘書竟然帶著好幾個保安來了。

  王云飛忍不住問她:“你好,請問王副董有時間見我們嗎?”

  秘書看著他,冷冷道:“對不起,我們王副董說了,帝豪集團不會跟你們這種素質低下的垃圾合作,從現在起,取消與你們家的所有合作!”

  “你說什么?!“

  王云飛錯愕片刻,心里驚詫,這句話怎么這么耳熟?

  哦對了!剛才在停車場的時候,葉辰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王副董這是什么意思?難道要跟王家停止合作嗎?

  王云飛感覺大腦一陣充血。

  怎么回事?

  終止一切合作?

  王家一大半的盈利是依靠著帝豪集團賺的!

  如果終止合作,那家族實力豈不是立刻被削減大半?!

  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大聲吼道:“我要見王副董!我要當面跟王副董問清楚!”

  秘書冷聲道:“不好意思,我們王副董不會見你,而且以后不允許你再踏入帝豪集團半步!”

  王云飛憤怒的罵道:“你他媽的臭婊子故意玩我是不是?我們是帝豪集團的長期合作伙伴,怎么可能說終止就終止!”

  秘書沒理他,直接對身邊的保安說:“把他們轟出去!”

  保安隊長立刻沖上前來,一把抓住王云飛的手腕、隨后又用力往他身后一擰。

  王云飛疼的嗷嗷直叫,陳隊長冷聲喝道:“趕緊滾出去!要是敢在帝豪集團鬧事,當心我廢了你!”

  “你他媽一個保安隊長,敢跟我大呼小叫,你知道我是誰嗎?”

  王云飛話音剛落,陳隊長直接一個耳光抽了過來,怒罵道:“在帝豪集團面前,你他媽算什么東西?”

  王云飛被抽了一耳光,臉上火辣辣的疼,正想暴怒,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電話竟然是爸爸打過來的。

  接通電話,那邊便傳來震怒的吼聲:“王八羔子,你他媽在外面給老子闖什么禍了?現在帝豪集團要跟我們解除一切合作,你到底在外面得罪誰了?”

  王云飛委屈的說:“爸,我誰也沒得罪啊,我就是過來拜會王副董,可是連王副董的面都還沒見到……”

  電話那頭,王云飛的爸爸破口大罵道:“帝豪集團的人說,他們之所以跟王家解除合作,一切都因為你是個沒有素質的垃圾!現在家族因為你損失慘重,你趕緊給我滾回來、親自向你爺爺解釋!”

  王云飛一路被保安趕出了帝豪集團的大門,拿著電話一臉錯愕。

  他忽然想到葉辰,便忍不住問蕭薇薇:“薇薇,難道是因為你那個廢物姐夫?他會不會跟帝豪集團有什么關系?”

  “啊?”蕭薇薇被王云飛的話嚇了一跳,仔細想想,確實有可能跟自己的廢物姐夫有關。

  但是,他明明就是個垃圾廢物臭傻逼啊!

  想到這,她斷然搖頭道:“那個臭傻逼怎么可能跟帝豪集團有關系,他來帝豪集團掃廁所都不夠資格!”

  “也對……”王云飛點點頭,想到暴怒的爸爸,他頹然的說:“不行,我得趕緊回家一趟……“

  王家被帝豪集團終止一切合作的消息,立刻傳遍了整個金陵。

  雖然不知道帝豪集團為什么要封殺王家,但所有人都清楚,一定是王家得罪了帝豪集團。

  這下,王家算是完了。

  王家實力驟減大半,原本已經快接近一線家族的標準,現在直接跌落成了二線家族里的吊車尾。

  蕭老太太聽說這個消息,也是氣得渾身發抖。

  她很想廢掉蕭薇薇與王云飛的婚約,但想到王家瘦死駱駝比馬大,蕭家也得罪不起,所以只能暫時作罷。

  ……

  此時,在王冬雪的辦公室里。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 回復數字2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葉辰得知剛才的全過程,對她的行事風格非常贊賞。

  葉辰滿意的說:“冬雪,剛才的事做得很好,從今天起,你的薪資翻倍。”

  王冬雪又驚又喜,急忙站起身來,給葉辰鞠躬道:“謝謝葉公子!”

  葉辰點點頭,說:“還有,我要你對外宣布兩件事。”

  “少爺您說。”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 回復數字2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第一件事,宣布帝豪集團易主、新董事長上任,但不要透露新董事長的身份,只透露姓葉即可。”

  “第二件事,宣布帝豪集團將在金陵投資二十億人民幣,建一家六星級酒店,同時啟動合作伙伴招標,全市的建筑、裝修公司都可以參與競標!”

  蕭氏集團的主要業務就是裝修,老太太做夢都想傍上帝豪集團這艘大船,誰能拿下帝豪集團的合作,一定會成為蕭氏集團的紅人。

  現在帝豪集團是自己的了,當然要給老婆送一點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