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狡猾的男人
狡猾的男人

狡猾的男人

蜷縮在凌亂的床上,床單皺巴巴地裹住裸露的嬌軀!芊芊又是一肚子火,又
是滿腦子困惑地抱住自己。
怎么會變成這樣?
她只不過是想玩個游戲而已啊!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她竟然這么“輕易”地就屈服了,背叛自己的意志、背叛了她那個溫柔體貼
的老公,不但身子被那個邪惡霸道的男人占有了,連她的自尊也都被那個狂妄自
大的男人強奸了!
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怪她吧?那個男人實在是太奸詐狡猾了呀!
而且,她會看上那個男人,甚至被他迷惑,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吧?他實在
是一個從任何地方看都無從挑剔的男人,對吧?
她難道是蕩婦嗎,誰都可以脫她的褲子?當然不是……是……Shit!她
怎么可以讓那個大色狼撕她的褲子?!
但是……但是這個男人還有一種她不曾在卓之楓身上看見過的邪惡味道,那
種會誘人犯罪、會讓人不由自主地隨他下地獄的邪惡味道,而最可怕的就是,這
個男人最吸引她的地方,竟然就是這種令人既畏懼又渴望的邪惡氣息。
唉!她輕嘆。
女人實在是太貪婪了,她們既愛壞男人的酷,又愛好男人的溫柔體貼,希望
男人壞得教所有的女人都掌握不住,卻只對她一人溫柔體貼。
其實,這也跟男人的想法差不多吧?
男人不是都希望女人出門是貴婦、在家是巧婦、上了床就變蕩婦嗎?一樣的
吧?女人也會希望男人出了門是帥哥,面對其它女人是酷哥,而在她身邊時就化
為溫柔癡心的情哥了。
但問題是,理想歸理想,現實總是沒那么多便宜好占的!所以,大都只能選
一個,再偷偷哈一下其它類型的男人。
想到這里,她吃力地坐起來,全身酸痛得幾乎要散了。
結婚這么多年來,她和卓之楓之間最多就是熱情如火,從未有過如此狂野激
烈的性愛,瘋狂的掠奪幾近于殘暴!如同那個人一樣野蠻霸道。但這也是她第一
次充分享受到那種不顧一切、盡情發泄的快感,還有那種徘徊在罪惡與墮落邊緣
的興奮與刺激,也只有那個粗暴的男人才能讓她展現出如此放浪的一面。
回想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她不覺苦笑了起來。
他們甚至連衣服都還沒脫呢!她就被他壓在墻上!如同臺風過境般地掠奪去
屬于卓之楓的貞潔,她還以為自己會被壓扁黏在墻上拉不下來了呢!
當時若有人不小心闖進來,恐怕會當場昏倒吧?
緊接著,她又被抱到套房內展開狂風暴雨般的第二次……
*** *** *** ***
當雷斯特把芊芊抱起時,那根依然挺拔的龐然大物,在芊芊的臀部不斷地摩
擦著。
“啊……” 芊芊的腦里一片空白。“不,放過我吧。”
“哼哼哼!你見過占領了別人的領土,又什么都不干就撤軍的軍隊嗎?”
“不……不要,誰……誰來救救我?”
芊芊像是狼嘴里的羊一般,發出無力的哀鳴。雷斯特也很稱職地扮演狼的角
色。
“為……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你剛剛在說什么?”雷斯特一邊輕咬著芊芊的耳朵,一邊問。
“沒……沒什么。”突然而來的快感,讓芊芊更深地陷入了混亂之中。全身
都像是麻痹了似的,雙頰浮上一層嬌艷的桃紅色。
“芊芊,你的耳朵很敏感呢。這個樣子的你,實在是太可愛了。”
“什,什么呀?我,我不知道你再說什么?”雖然嘴上堅決否認,但是,變
得越來越熱的小腹,卻騙不了自己。
(不,怎么會?我不要!)芊芊朦朧的意識不斷地否定這種感覺。
但是,當雷斯特的手在芊芊的花瓣上輕輕地挑動了幾下后,那種仿佛可以使
她的腰也麻痹掉的快感,使芊芊的肉體有了誠實的反應。
“有好多粘粘的液體流出來呢,這些是什么啊,某人的太太?”
“不,不要。放開我。”
耳邊傳來的話語,使芊芊記起了自己的身份,她猛地掙扎了起來。
但是她卻忘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正在雷斯特的手上。她這樣劇烈的掙扎,只
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快感。
“嗚呼呼……連耳朵也變成紅色了呢,芊芊。”
“住,住手。你在干什么?”從沒有過的體驗,使得芊芊不由自主地尖叫了
起來。
“看來你的老公很不稱職嘛,芊芊。”正在芊芊的脖子上吮咬著的雷斯特驚
奇地說。他的雙手也同時開始了激烈的活動。
出生以來從沒經歷過的快感,在芊芊的全身肆虐著。芊芊不由自主地看了一
眼那根在自己的大腿上廝摩著的、剛剛深深地進入了自己,征服了自己的龐然大
物。
(好大啊,比老公的大了一倍都不止呢。不,我在想什么啊?)
“芊芊,怎么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著我的大雞雞呢。”
“哪,哪里有。你亂說。”
雷斯特輕輕吻住了這張逞強的小嘴。
在被吻住了的那一瞬間,芊芊像是連思考已停止了。
再次被不是自己的丈夫的男人吻了,被他的舌頭伸進了自己的嘴里,玩弄著
自己的。
(不行,這唇,舌都不是老公的。可是……為什么我會那么地興奮?好舒服
啊。)
(啊,他在舔我的嘴,我的,我的舌頭被他吸過去了,啊,不要咬,不,不
要吮。我老公也沒有這樣對我。)
熱熱的,粘粘的入侵者,輕而易舉地帶給了芊芊一次小高潮。
(為什么,光是一個吻,我就會那么有感覺?)正在天國里浮游的芊芊問著
自己。正在陶醉中,那唇舌卻突然離開了自己。
“哈,哈,哈。”
在兩張還牽著絲的嘴里,氧氣被大量地吸入。這激烈的吻讓他們連呼吸也忘
了。
在深呼吸的同時,芊芊吞下嘴里的唾液,她突然感覺到這不是自己的味道,
也不同于老公的味道。一種興奮的感覺,使得她打了一個激靈。
芊芊輕顫著的身體,無力地靠在雷斯特的身上,眼前是一張細薄的嘴唇。
(怎么那么久還不來?好想再來一次。)
男人口邊浮起的一抹微笑,讓察覺到自己在想什么的芊芊害羞得無地自容。
(輸了!)一種挫敗的感覺,卻奇怪地使得芊芊更加興奮了。
“這位太太,還記得你的老公是誰嗎?”
(不要叫我太太。)被提醒了自己已經不貞的事實,使得芊芊生出了一種逃
避的想法,她主動地吻上了眼前的男人。
……
不知過了幾十分鐘或是幾小時,徹底的深吻,使得芊芊已完全失去了理智。
“芊芊,我要來了哦。”
(什么要來了?)在芊芊混亂的腦海里出現這個問題時,一根像是燒紅了的
鐵棒似的東西已頂在了她的花瓣上,飽受刺激的肉體根本沒有抵抗的余地。
巨大的兇器毫不費力地侵入了她的身體。當那碩大的龜頭狂暴地頂開了子宮
口,在依然充滿了精液的子宮里亂鉆猛攪了幾下后,連續的高潮使得芊芊昏了過
去。
但男人沒有就此放過她,整根抽出,整根進入的猛烈抽插,又讓芊芊在高潮
中醒來。渾身炸裂般的快感,使得芊芊不由自主地開始了高聲呻吟。
“舒服嗎?”
“哈,哈,啊,啊……舒服,好舒服。”
“怎樣舒服呢?”
“你,你的好硬,好硬哦……啊,好深,你的好大。”
“哼哼哼,聽見你這樣的贊賞,我很高興。”雷斯特加快了腰部的動作。
“啊……我,我竟然一直在高潮,這,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我從不知道做
愛可以這樣快樂。”
“哈哈哈……芊芊,比起你老公的又如何呢?”精神上的性感帶被刺激到了
的芊芊,更加激烈地迎合著雷斯特。
“到底怎樣呢,芊芊。”問話的同時,雷斯特開始了猛烈的沖刺。
“啊……啊……爽……好爽。”
“是誰呢?”
“老公,老公的好爽。”
“唔,芊芊的那里突然變得好緊呢,你這個好色的淫蕩妻子。”
“不,我不是……啊……”
(好厲害,這種快感比老公強了幾倍,不,幾十倍。)在芊芊一邊努力迎合
著,一邊這樣想時,雷斯特突然把巨無霸整根拔了出來。那種突然從高空摔下來
的喪失感,使得芊芊幾乎要哭了出來。
“如果你不說‘雷比我老公強無數倍,我的老公一點用也沒有。’的話,你
就再也得不到它哦,芊芊。”雷斯特一邊說著,一邊用龜頭在芊芊的花瓣外摩挲
著。
“不,我不能……”芊芊呻吟般叫了出來。
但當雷斯特用龜頭在不斷冒出愛液的陰道口開始輕微地抽插時,芊芊終于崩
潰了。
她用力地叫道:“雷最好,雷比我的老公好上無數倍,我只要雷。”
雷斯特也回報以最猛烈的沖擊。芊芊東方人的緊狹的花房,雪白的肌膚,不
屬于西方人的高聳美乳,使得雷斯特也感到極為舒爽。
最后,在他終于撐不住時,雷斯特叫道:“我,我要來了!”
聽見這話,芊芊突然恢復了理智,“不,不可以,我已經裝不下了,再來,
真的會懷孕的……”
“那么,就為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吧!”在仿佛咆哮般的叫聲中,雷斯特
再次地把自己的無數士兵,駐扎在了芊芊的領地里。
……
她后悔嗎?
不,現在不是她思考后不后悔的時候!而是……
房門驀然開啟,雷斯特悄然無聲地走進來,在床邊與芊芊默然對視,然后,
她突然挑釁似的瞇了瞇眼,而他則雙眉一揚,繼而微微一哂,并俯下身來侵略性
地奪去她的一吻。
“你已經是我的了!”他傲然地道。“你最好不要忘記這一點,也不要試圖
違抗我,否則,受罪的會是你自己,明白嗎?”
芊芊沒有回答,只是直眼盯住他。就是這個男人,這個壞男人粗魯地占有了
她!不過,她絕不會就這樣俯首稱臣的!
沒有得到她的回答,雷斯特似乎很不高興地坐了下來,并攫住她的下巴印上
另一記充滿警告性的親吻。
“明白了嗎?”
當然不!
屈服一次,并不代表她往后都只有低頭的份,所謂,失敗為成功之母!下一
回……哼哼!看著好了,下一回她會讓他跪下來求她的!
雷斯特似乎從她的眼神里看出她的憤怒與不屈,他蹙眉凝視她片刻,而后驀
地笑了。
“很好,這樣才像你,你要是就這么屈服了,也許我就對你沒興趣了。”他
用手背輕撫著她的臉頰,“你很漂亮,但你的個性更吸引我,你很像我的妻子!
真的很像,而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就是她了。所以,只要你越像她,我就
會越疼你,在我回美國以前,你就當她的代用品吧!”
芊芊一聽,立刻不滿地瞇起眼睛。
我?代用品?
什么跟什么呀?他以為她是什么?“靠得住”缺貨,就先拿“好自在”來頂
著用嗎?
雷斯特揉開她蹙緊的眉宇。“別不滿意了,你夠資格當我妻子的代用品,就
該偷笑了,別的女人讓她們幫我妻子洗腳都不夠資格呢!”
是喔、是喔!你老婆是鉆石鑲寶石刻出來的,再加上翡翠光圈、珊瑚蓮座,
看來,她只適合供眾人膜拜,而不適合當人家的老婆吧!
“好了,如果你還累的話,就多睡一會兒,如果不累,就去沖個澡出來工作
了。”話后,雷斯特起身離去,臨出去前,他又回過頭來。“我叫的綜合壽司已
經送來了,你要吃嗎?”
拜托!還吃?
現在就算是滿漢全席擺在她的面前,她也要先吐給他看……呃!也許把他的
心挖出來干炒蒜頭紅辣椒,或者清蒸切片沾醋醬!她就可以將就著吃他一、兩口
了吧?
她雖然沒有響應,但雷斯特似乎能感覺到她的思緒,“好吧!那你餓了再自
己出來吃吧!”語畢,他就轉身出去了。
望著關上的房門呆愣片刻,她突然沮喪地垂下腦袋。
好了,這個男人算是暫時應付過去了,但是……晚上回去,她又要如何面對
老公呢?
唔……首先,她必須設法早他一步,先回到家,免得被他瞧見她身上彷佛出
麻疹似的斑斑點點吻痕,然后說一些有的沒有的,然后……然后……
挖個洞把自己的頭埋起來吧!

【完】